手工艺人的匠人匠心

2018-10-11 15:53:25 责任编辑:
 
  2015年央视播放了《大国工匠》的系列专题片。系列片里,没有领导,没有专家,只有在生产一线的工人或“当代匠人”。没有他们,就没有火箭上天;没有他们,就没有高铁面世。在他们眼中,财富和地位并不重要,能够在自己的岗位上精益求精,做好本职工作,才是他们的追求。这就是所谓的“怀匠心,践匠行,做匠人”。今天,我就要讲述一个“匠人”的故事。
  家住杭州市西湖区北山街道宝石社区桃园新村的黄小建师傅是雕版印刷技艺传承人,是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是“饾版拱花”技艺的复原者。他的住所兼工作室是杭州宝石山边的一处老旧社区,木质结构的哥德式二层小楼已经是100多年前的建筑了。画稿、贴稿、刻版、压印,在桃园新村这座仿佛与世隔绝的狭小天地里,黄小建一刻一印,就是将近四十年。他用这四十载的光阴讲述了“匠人匠心”在传承中发扬,在发扬中传承的故事。
  就着一盏台灯的昏黄光线,仅靠脚边一台老式的取暖器驱寒,在冬天的早晨六点,黄小建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拿起一张印着五彩孔雀的画稿,附在一块图案相同的凹刻雕版上轻轻按压,片刻后,一只带有立体浮雕效果的孔雀便跃然纸上。这门技术,正是失传已久的明代雕版印刷术“饾版拱花”。
  近年来,在“非遗热”的影响下,雕版印刷技艺正被更多人所熟知,但黄小建坦言,他在杭州两所学校任教,学生们“走马观花”,考虑到生计问题,大多浅尝辄止。他介绍,雕版印刷作为一门小众的技艺,市场前景并不明朗,需求少,价格也不高。并且,掌握雕版印刷技艺还需要书法、绘画功底,培养审美水平,达到基本要求就需要5年的时间。
  2016年3月,他完成了明代雕版印刷经典之作《十竹斋书画谱》,一种颜色雕一块版,由浅至深逐色套印,因为制作过程复杂,足足花了6年时间。今年四月,恰逢清明时节,黄师傅的二十四节气雕版印刷也完成了,并迎来了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纪录片采访与拍摄。
  “我是在修行,而且是一个苦行僧,并没有考虑市场前景,只要把东西做好、做精就可以了。”黄小建说,雕版工作要求精细,要下苦功积累,正如庙里修行的僧侣,雕版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
  1978年,黄小建进入当时的浙江美术学院木板水印工厂学习雕版印刷,3年后,虽然工厂在经济浪潮中倒闭,刚刚入门的他却难舍这份技艺,于是一直坚持了下来。在他看来,有着2000年历史的雕版印刷技艺,不仅仅应该在博物馆里展示,更要追求“活态传承”,通过代代相传,让传统技艺走进民间。基于这种理念,他复原了“饾版拱花”。“饾版拱花”不同于一般的平面雕版印刷,能让画面呈现凸起的浅浮雕效果。黄小建反复研究实验,不仅重现了这一明代技艺,还对拱花装裱进行了创新。
  无论外界如何嘈杂,黄师傅都内心宁静地专注于自己的作品,精雕细琢,做到极致。生活中的他并不善言谈,但是面对自己的作品却能侃侃而谈,从他的言语中我们真切感受到,什么是他的快乐所在,这就是匠人。“匠人”都有一颗“匠心”。嗜之越笃,技巧越工。热爱自己的工作才能竭其心智、穷其工力,热爱自己的工作才能不计得失、心甘情愿。专注于工作,就能忽略外界的纷扰,把精力和智慧都用到要做的事情上;专注于工作,就能淡泊名利,不与他人争,只与自己比,一丝不苟地把工作做好;专注于工作,就能找到价值感和存在感,就能形成宁静平和、专心做事的心态。
  “现在年纪大了,也很执着,就是一条路一直走下去。”黄小建拿着那把已经用了近40年的拳刀继续屏息静刻。365天,每天10小时,旁人看起来枯燥艰苦,但他深知,雕版艺术充满着无穷无尽的魅力。
  时代需要一种“匠人精神”,以一种做人做事敬天畏人的态度,对抗日渐炽热的浮躁之风。我们坚信,在互联网时代,重提“工匠精神”并不落伍。它是一种态度,是一种传承,更是一种坚持,它能让中华文明走得更久远。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2010-2016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

合作伙伴

  • 国际联网备案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61151
  • 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