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一个文明大国,却走向衰颓,其原因是什么?

2018-10-04 16:11:12 责任编辑:
 

当今一位著名的学者曾说过:“如何说明罗马帝国的兴起与如何说明罗马帝国的衰颓,是历史上两个最重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记得罗马帝国的衰,犹如它的兴起一样,并非起于一因,而是多原因的也非由于一两个事件而是历时300多年的整个过程,那我们比较容易去了解这两个问题。有些国家持续的时间还不如罗马帝国衰败期间来得长久。今天就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罗马衰颓的原因吧!

一个伟大的文明国家,其灭亡,常非由于外力的摧毁,而是其内部的腐蚀所造成的。罗马帝国倾覆的基本原因,在于它的人民、它的道德风气、阶级间的斗争商业的败落、官僚作风的专制政治、繁重的课税及耗费繁大的战争基督徒作家们对罗马的败坏早已深深地察觉到。公元200年,德尔图良曾高兴地预言时代的结束,这可能是异教世界毁灭的前奏。

西普西安在公元250年对基督徒被认为是帝国不幸之源的指控加以反驳,而将帝国的衰败归于自然的因素:你必须了解这世界已日渐衰老,失去了先前的活力,这证明它是自形衰残。雨水和阳光均告减退,矿产几已用竭,农人在田里无法作蛮族的侵入,以及蕴藏丰富的矿脉经多个世纪的挖掘,无疑使罗马帝国贵重金属的供应量大为降低。在意大利中南部,滥伐树木、土壤被流水冲蚀,农夫不顾溉河渠及无秩序的政府使意大利比以前更加贫穷。然而,其原因并非在于土地本身的贫瘠,也非气候的转变,乃因愁眉不展、满面沮丧的人们对一切漠不关心所造成的。

生物上的因素倒是比较基本的。在哈德良皇帝以后,帝国西部的人口锐虽然有人怀疑,但蛮族在奥勒留、瓦伦提尼安奥勒利安、普罗布斯,君土丁者帝年间大量迁入罗马帝国,那是不容置疑的奥勒留为了补充他的军队,便征奴隶、武士、“警察”、罪犯。各种危机日渐增加,自由民日益减少,奴隶人数也随之降低。因此,田园荒芜,而以意大利为最,佩提纳克斯把这些农场赐给愿意耕种的人。针对人源的不足,塞维鲁斯也制定了一条法律。希腊几个世纪以来,人口一直在锐减,亚历山大港曾夸耀其人口众多但据戴奥尼西主教计算,在他那个时代(公元250年),该地的人口已减成半数。

他因“睹人种不断地减少与绝迹”而深感忧虑。唯有在帝国以外或境内的蛮族及东方人仍然在增加人口递减的原因究竟何在呢?主要在于家庭节育先被受教育阶级实行,而后大众阶级也因过高的生殖能力而进行节育。到了约公元100年,这种情况发展到了整个农业阶级,借着顾全帝国粮食的名义,去唆使乡村人们也同样实施节育。到3世纪,整个西方各省都竞相仿效,而在高卢大大地减低了人力资源。虽然杀要被视为有罪,然而贫苦愈甚,此风愈长,过度纵欲减低了生育能力,迟婚或不婚也造成同样的结果。在东方习俗传入西方之时,阉割之风也大为兴盛。侍卫队的司今官普朗蒂亚努斯阉割了100个男孩送给他的女儿,作为结婚礼物。

除了节育以外,导致人口减少的原因,则为战争、叛乱及瘟疫。在奥勒留加列努斯与君士坦丁在位期间,传染病使大部分人丧生。公元260—265年,黑死病的流行,几乎使每一个家庭都遭袭击。据说在罗马,连续几星期,每天几乎死亡5000人。罗马近郊大平原坎帕尼亚的蚊子对入侵蓬蒂沼泽地的人类大加侵扰,痢疾剥削了拉丁姆及托斯卡纳穷人与富人的体力。战争叛乱所造成的大毁灭,与避孕,堕胎、杀婴等方式的运用,不但妨碍了人口增加,同样也妨碍了优生,最有能力的人结婚最迟,生育最少却又死得最快。施舍削弱了穷人,而奢侈腐化了富人,长久的太平日子,夺去了半岛上人民勇武的资质与战术。移居于北意大利并充斥于军队中的日耳曼人,不论在品德或体格上都比苟延残喘的本国士兵来得优秀,如果时间许可,经过长时期的同化,他们可以吸收古典的文化,并使意大利的血脉更为壮大,然而,没有足够多的时间让他们同化。

再者意大利人久已掺入了东方人的血统,体质较纯种罗马人更差,智能则较强。那些急剧繁衍的日耳曼人,不能了解古典文,既无法接受,也无由传播。而繁衍快速的东方人则一心欲摧毁罗马文化。拥有此文化的罗马人民,却因图不孕不育之乐而自毁其文化。因此,罗马帝国的被征服,实非由于外来蛮族的侵袭,而是其境内蛮族不断地繁殖所造成的结果。道德低落促成帝国的瓦解,难得的淳朴和信心所造成刚健的性格,也在耀眼的财富和不信仰的自由中消失殆尽,中上阶层的人有足够的财富屈服于外界的引诱,除非自爱之心制止了自己。都市人口日益稠密,使人们间的接触频繁,同时也造成管理和监督上的困难。移民带来千百种的文化,文化的不同,使彼此间产生摩擦,又导致了相互间的漠不关心。美学和道德的标准也因追随时尚而降低,色情泛滥,而政治上的自由却大为减少。

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认为基督教是罗马帝国衰亡的主要原因。他和他的追随者辩称:因为这个宗教毁了旧的信仰,而旧信仰却是罗马人民道德及国家安定之所系。基督教不仅对古典的文化宣战(包括科学、哲学、文学、艺术),它还将东方的神秘色彩带进罗马现实而恬淡的生活中。它使人们的思想,由积极的现实生活转变为消极地准备世界末日的来临,更使人沉迷于苦修与祷告,求得个人的解脱而不由效忠国家而求取集体的拯救。当掌握军权的君王想求得帝国的统一时,基督徒却从中破坏,它又使它的信徒们无心于公务,并拒服兵役,正在帝国企图鼓舞人们去打仗之际,基督教散布和平与不抵抗的观念。基督的胜利即罗马帝国的死亡。

以上严厉的抨击,的确有某部分属实,然而基督教并非存心造成信仰上的纷乱,以致渐使罗马帝国崩溃。基督教的成长,与其说是罗马帝国衰颓的原因,毋宁说是罗马帝国衰颓所造成的结果。在基督出现前,旧的宗教即已告瓦解,古罗马哲人恩尼乌斯和卢克莱修曾较以后任何异教徒作者更严厉地抨击过旧的宗教。罗马帝国征服希腊是道德沦丧之始,到尼禄王时已败坏到了极点,而基督教对罗马帝国伦理道德的重整颇有裨益,就因为罗马帝国的日渐萎缩,才使基督教快速地发展。

人们对国家渐渐失去信心,并非由于基督教促使其如此,而是因罗马帝国为了保全财富而不恤贫穷,为了捕获奴隶而去打仗为了奢侈的享受而尽力课税,不能把人民从饥饿、疾病、侵扰及贫困中解救出来。尚值得原谅的是他们由恺撒的散播战争转变为基督的散播和平;由难以置信的暴行,变为前所未有的善行;由没有盼望、没有尊严的生活,转向一个安慰他们贫穷且提高他们人性尊严的信仰。罗马帝国的灭亡既非由于蛮族的入侵,更非缘于基督教的兴起。事实上,在蛮族侵入、基督教兴盛之际,罗马帝国已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2010-2016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

合作伙伴

  • 国际联网备案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61151
  • 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