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名人简史:文化的物质基础,劳动发生范围大,新生产部门建立

2018-10-11 15:09:38 责任编辑:
 

大多数人一生都在劳动。成年人中不事劳作的在任何社会里都是少数:他们或是病人或是残疾人,或是幸运之人属于极少数悠闲度日的上流社会成员,既不曾打过仗,也不曾当过牧师。由于劳动有若干种类和关系,所以与较高级的组织体系比如“工业”或“资本主义”相比,对劳动进行一般概述要困难得多。劳动的历史只能是它的某种独特状态的历史,在资料特别充分的情况下或许可能是劳动量的历史或是男女劳动分工的历史。如不将劳动视为抽象概念,而是作为具体生活状况的一个方面,那么就会出现若干劳动领域。今天就和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我们通过一个诉讼案了解到1873年孟买的一名屠户,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劳动领域中。当歌剧赞助制完全过渡为歌手自由职业时,意大利罗西尼时代的一位女歌剧演员必须设法自谋出路,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劳动领域。一名中国苦力被运到南非的矿山从事廉价雇佣劳动,或是远洋航行中不可缺少的船医,则又属于另外的劳动领域了。有劳动就有产出——最频繁的劳动是烹制膳食,所以烹调恐怕是整个历史上劳动力使用最普遍和最耗时的。不是所有劳动都以市场为导向,不是所有劳动力都以市场为中介。

劳动可以发生在家庭中,可以发生在较大范围内,比如村庄里,或是更复杂、更综合的组织,比如工厂、政府机关或军队中。在欧洲,采用正规“工作岗位”的想法到19世纪才出现;大部分工作过去(现在仍然)都是“非正规”进行的。劳动一般是遵守标准化程序,也就是按照“工作流程”一步步进行的。这样的过程具有社会属性。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涉及人与人之间的直接合作,也总是被间接地纳入社会秩序中。具体的劳动者和具体的劳动程序会处在社会等级的某个阶层中。

权力和统治关系来确定劳动在多大程度上是自主决定,多大程度上是服从他人决定。如果劳动程序的标准化与一个基本通过劳动而定义的意识相结合,那么一个“职业”就诞生了。具有职业身份认同的人,不仅看重雇主的赞许,也会有衡量自己工作成绩和质量的内在标准。不过这样的标准也是由集体定义的。换言之,某种职业的从业者控制或者垄断其职业领域,绕开市场,操纵该职业的准入,并常常能够获得政府支持。通过这种方式行业组织得以出现,拥有一个组织的成员资格(行会、帮会、职业协会,等等)本身就是资本,借助这个身份也可以创造收益。

关于劳动的可能性如此之多,要寻找整个世纪劳动在全世界的普遍发展趋势是一件难事。所以19世纪对劳动的特别重视就更为重要。在那些崇尚劳动的文化中,比如西欧和日本,新出现的种种资本主义的可能性为从事劳动提供了机会。在西方,劳动开始得到尊重,同时成为人们喜欢的自我展现方式。即使在上流社会,不事劳作、悠闲度日也不再是令人向往的。皇后会手拿针织物出现在公众面前。在经济理论,比如人类学的一些理论派别中,工匠人成为固定类型。

 

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劳动价值学说或“客观”价值学说认为,创造性和体力劳动是价值创造的源泉,这一学说也成为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因此,应该付给劳动者优厚的报酬并善待他们。另有一些人试图想象,人类可以通过劳动改过自新。宣扬劳动解放的乌托邦思想与资本主义社会中劳动被异化和被剥削针锋相对。随着机器越来越普及,手工劳动优势成为一个专门的课题。

机器的反对者,如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发起者、作家、早期社会主义活动家及颇有影响的设计艺术家威廉·莫里斯在理论和实践中回归岌岌可危的前现代手工艺理想。在欧洲一些地区和美国,当世纪末平均劳动时间经过工业化早期的增长又减少时,业余时间这个问题出现了,即工作时间和非工作时间在一天、一年和一生中的划分问题。哈特穆特·凯博认为欧洲的特色在于,两者的划分泾渭分明。但即使在欧洲,关于劳动的概念也五花八门,要想对劳动的“典型欧洲式”认识进行定义不无困难。尚无关于19世纪非欧洲文明劳动伦理的研究。

若有这类调研,通过研究可能会发现,虽然在不同文化中劳动观念存在差异,但不同劳动观念的产生并非主要沿着文化边界。一方面,劳动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阶层;另一方面,外部激励和各种不同情况下有利的制度框架条件会激发劳动能量。很多西非农民对出口生产的新机遇做出了快速积极的反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前殖民时代已存在的高效生产领域(比如棉花)适应了变化,新的生产部门建立起来。在所有或大多数文明中,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尽管有着各种不同的期待,但劳动观念终究都与应如何使劳动者得到合理的待遇有关。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的内容到此结束了,欢迎评论哦!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2010-2016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

合作伙伴

  • 国际联网备案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61151
  • 旗下网站